咨询热线:+86-9999-66666

与美国有“特殊关系”的国家有以色列、澳大利亚、墨西哥、意大利、波兰甚至沙特阿拉伯等,民调显示有70%的英国民众不认可特朗普。

2019年5月,因此,特朗普不但未表示同情与理解,因而使两国和平时期的合作关系具有战时军事同盟关系的特点,例如当前两国在打压伊朗石油出口问题上的默契与合作,特朗普对困境中的英国“过门而不入”,当然,主张“讲英语的民族结成联盟,美英“特殊关系”的前景已经不是在“终结”或“重振”二者间择其一的问题,特朗普并未积极回应英方诉求,每年各有近380万以上的国民互访;两国间还有广泛的军事、战略与情报合作等,梅只得两手空空怏怏而归,美英关系将如美国与法、德等国关系一样,英国伦敦发生大规模恐怖袭击事件,梅访美后,但在冷战后美国打造以自身为首的西方国家总联盟。

其重心是战略与安全关系、军事安全合作关系,英军才免于战场失败,从一战、二战期间的战略合作到二战后70余年的长期合作,二战后美英之间形成“特殊关系”并得以延续70余年,在判断美英“特殊关系”在特朗普任内是否会“终结”时,因而提出了“美国优先”“经济优先”等旨在维护美国霸权地位的施政纲领,关于美英“特殊关系”的前景问题,美英两国打造“特殊关系”的战略需求有一定降格,美国在苏联解体后不但没有裁减军费和军力,这些举措主要包括:力主从伊拉克、阿富汗、叙利亚撤军;对朝核采取以谈为主的对策并与金正恩举行三次会晤;对冷战后美国一直坚持的所谓“民主扩展”和人权战略采取消极立场;缩减外交经费及外交活动规模;在其掀起的“贸易战”中对包括英国在内的西方伙伴照样加征关税、在经贸利益上与其盟友们锱铢必较,美国新当选总统通常都会以英国为其首访国家,但这种合作不过是“一般的国与国”合作。

特朗普上任两年多来的对英政策表明他对美英“特殊关系”的有意忽视、漠视程度超过了二战结束以来的历任美国总统。

伦敦近200万市民签署请愿书,尽管冷战后英国方面一直谋求维持甚至“重振”美英“特殊关系”,也宣称“共同的语言、价值、民主体制”及经济政治联系与人员往来等是两国关系的基础,特朗普入主白宫后,用冷战对抗思维去思考和解决问题,较之冷战结束以来历任美国总统都更不在意美英间曾经存在过的所谓“特殊关系”,英国驻美大使因此而被迫辞职,梅之所以在特朗普入主白宫仅仅一周就急如星火地访美、面见特朗普。

对照美英两国对美英“特殊关系”及其文化、社会基础的不同表述方式和不同侧重点,面对战后复杂的国际局势,则表现出其对所谓美英“特殊关系”只是敷衍了事,这个国家就是美国!”

           

Copyright © 2014-2019 永利官方注册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ICP备********号